国文社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加入国文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国文社官方网站 首页 文学讲座 查看内容

国文社2014年第39期讲座,青年作家黄韦达与他笔下的世界

2014-11-21 11:37| 发布者: 梦悠然| 查看: 1203| 评论: 0

摘要: 国文社第39期讲座青年作家黄韦达与他笔下的世界 讲师:黄韦达 讲座题目:走进黄韦达的梦幻世界 讲座时间:2014年11月16日晚上八点 讲座地点:国文社文化部门交流群208030104 大家好,我是黄韦达。前阵子梦大哥邀 ...

国文社第39期讲座青年作家黄韦达与他笔下的世界

 

讲师:黄韦达

讲座题目:走进黄韦达的梦幻世界

讲座时间:20141116日晚上八点

讲座地点:国文社文化部门交流群208030104

 

    大家好,我是黄韦达。前阵子梦大哥邀请我来群里作一次讲座,我其实起初是想推辞的,因为我才疏学浅且不学无术,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即使有可以扯一点的,可能还不合国文社朋友们的口味。但是梦大哥很热情,我也不好推托,今天就只好厚颜无耻地来胡扯几句。

    我不喜欢用“讲座”这个词,因为我觉得有一种地位上的不平等。主要是上高中的时候,学校经常会请某某教授来作什么讲座,大部分情况都是这样的:这个讲授坐在上面说的是云里雾里,旁边几个校领导要么是怒斥底下的学生不要讲话,要么是对教授一个劲儿的溜须拍马屁,每次这个场面,我都感觉很不爽。所以将心比心,我也不希望别人对自己不爽,所以与其说是讲座,倒不如说就是我跟大家聊天、调侃,甚至简单的说,就是“扯”。不过扯也还是得扯到点子上,这次的主题是“走进黄韦达的梦幻世界”,我就来给大家扯一扯幻想类的小说,可能我的某些观点你不认同,没有关系,各花入各眼嘛!

    我今天下午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叫《星际穿越》,最近网上也讨论得热火朝天,导演是我们很熟悉的、曾经执导过《蝙蝠侠》三部曲和《盗梦空间》的克里斯托弗·诺兰。不知道群友们有没有看这部电影,我在这里是力荐一下。

电影主要讲述了在不远的未来,地球上的人类面临着灭绝的威胁。这时科学家们发现了一个神秘的“虫洞”,探险小组通过“虫洞”穿越到太阳系之外,想要找到一颗适合人类移民的星球。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飞船上的一个小时相当于地球上的七年时间,即使探险小组的任务能够完成,他们的救赎对于对地球上现在活着的人来说已经是太晚。飞行员库珀必须在与自己的儿女重逢以及拯救人类的未来之间做出抉择……

    很宏大吧?看了电影以后,你会发现影片对人类的未来思考得真的是非常深入。我们国家可能说历史题材或者都市偶像题材的电影多一些,但实际上遥想未来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当然了,奇幻、魔幻、玄幻也属于幻想小说的范畴,但是我不太熟悉,我主要要讲的就是科幻小说,以及同样需要幻想力的童话。

先说童话。对一部童话作品来说,最重要的元素应该就是想象力了。有一个奇妙的点子,一部童话就已经成功一半了。童话主要是面向儿童的,当然也有成人童话。可以说,让我真正对写作产生浓厚兴趣的,就是郑渊洁的童话作品。

    郑渊洁的童话其实和传统的童话,风格还不太一样。这其实与他本人的性格有关,他本人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特立独行的人。传统童话可能说比较习惯用小动物做主角,用一些比较简单的故事,讲一些比较浅显的道理。郑渊洁的童话则差别很大,在内容和形式上都对传统童话进行了突破,很多都是以人为主角,讲述他在生活中遇到的一些超现实的事情,或者是得到了某种具有超能力的物品,他的后期作品,其实有的也带有些软科幻元素,严格说属于成人荒诞小说。

    从五四运动以来,我们对儿童文学的认识趋向于“儿童本位说”,就是说,儿童文学不要以大人的姿态来写,不要故作高深、以教伤乐,要尊重儿童的天性,不要把儿童成人化、复杂化。郑渊洁的前期作品是符合这个原则的,后期却逐渐有成人化的倾向,但是他的这种成人化,却又不是像以往的作家那样有一种教化的姿态,按照他的解释是,因为他的第一批读者也长大了,他实际上是写给他们看的,也有可能是他认为有必要让儿童提早接触一些成人的东西。

    对于他的后期作品,争议就比较大,有些人觉得这是郑渊洁最炉火纯青的神作,有些人就觉得是他完全堕落的作品。我是这样认为的,如果把他的后期作品看成是成人小说,那就完全没有问题,如果看成是写给儿童的童话,以传统的观点来看确实有些不妥。这也就给了我启示,就是说,我写少儿童话的时候,在注重想象力和独特性的同时,也要确保符合儿童的心理特点。

    我前段时间也出了一本童话集,叫作《蚊子的爱情》。这本书的前九篇故事,是我创作的刘海洋系列童话故事,受郑渊洁的影响比较大,同时也加入了许多自己特有的元素。刘海洋和陶艾艾是一对可爱的双胞胎,也是滨湖市的两个小学生。他们生活在一个宽松、和谐的家庭里。在他们的身上,总是会发生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一会儿通过时光隧道回到了6500万年前的恐龙世界,一会儿又在海洋馆里遭遇鲨鱼袭击;一会儿把自己的大脑改造成了超级“思维电脑”,一会儿又得到了一个神秘的地球仪,差点使得地球毁灭……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神奇眼药水,不知道字帖小人长得什么样,不知道仇雷的威力,不知道越写越长的铅笔能有多与众不同……那就跟着两位小主人公的脚步,来一场欢乐的童话之旅吧! 最后一篇则是那种比较唯美的风格,适合女孩子看。今后我还会继续进行童话创作,努力创造固定的优质儿童文学品牌。

    这里呢再说一个现象,可能在有些人眼里,会觉得,是不是你写儿童文学就是没水平啊,就是骗小孩子钱的啊,这其实是一种可笑、肤浅的偏见。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儿童文学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我们都说儿童是祖国未来的花朵,那么我觉得儿童文学就是浇灌这些花朵、陪伴他们成长的雨露。儿童文学是必不可少的文学门类,它不是说不讲究艺术手法,儿童在读书这方面我讲句不好听的,比成人还“精”,你写的不好,儿童根本翻都不会翻。也就是说,一部好的儿童文学作品,是需要作者用心去写、付出许多心血的。当然了,由于儿童文学市场比较大,确实有一些作者完全出于利益因素,写一些没有营养,品质低劣的所谓童书,这种现象是存在的。而儿童由于分辨能力较弱,往往又容易受这种低劣读物的误导。但是这种现象并不是儿童文学本身的错,而是那些没有良心的贪财作者和出版商的错,这是要区分开的。

    接着再说科幻小说,很多人把它归类在儿童文学底下,确实有少儿科幻,但是更多的其实是给青少年和给成人阅读的科幻。科幻里面又分硬科幻和软科幻,硬科幻是很强调技术细节的,而软科幻则更强调情节性、趣味性。因为我本身是文科生,不具备或者说目前不具备很高的科学素养,我写的都是软科幻。其实科幻在我们国家发展的并不好,这不是说我们的科幻作品不好,这里面有很多因素,我们待会再说,先介绍几位非常优秀的科幻作家给大家。

像刘慈欣、王晋康、郑军等等,都是非常优秀的科幻作家,杨鹏老师是商业化做的最好的少儿科幻作家,夏笳、陈楸帆、宝树、飞氙等等是非常有特色的新锐科幻作家,跟他们比起来,仅从科幻的角度上说,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啊,假如大刘那个阵营是四核i7处理器,夏笳那个阵营是双核i5处理器,我顶多就算是个amd的中低端cpu了。可以这么说,我写童话,除了兴趣以外,也是为了市场,而我写科幻,则主要就是出于一种情怀了。这种情怀,早在我小学看美国科幻电影《机器战警》时,就已经存在于心了。(注:我最喜欢的三部系列科幻电影分列是《机器战警》、《终结者》系列和《侏罗纪公园》系列)

    说到科幻,其实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我这里不太想把小说和电影割裂开,因为实际上有许多科幻电影都是根据小说改编而来的。在我们国家,科幻迷毕竟是少数,大众对于科幻的认知可能还局限于《变形金刚》或者《星球大战》这样的片子。这里有两个层面的理解,一是认为科幻无非就是外星人、机器人、克隆人,二是大众主要接触的也就是比较软的科幻。这个我其实很能理解,我们花钱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重感官刺激、重视觉特效本来就是无可非议的。现在的好莱坞大片,大部分也属于软科幻。但是在我们国家的科幻届内部呢,似乎有不少人对软科幻有些鄙视。

    其实,这个争议,反映出来的更是一种思想上的偏见。这几年很多人都喊着要振兴科幻,当然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科幻依然小众。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或者说让我最不满的就是某些自以为专业、高深的科幻迷对科学性不是太强、而把主要发力点放在情节性上的软科幻的鄙视,似乎只要有严密的科学逻辑,写得枯燥一点也无所谓,写得再精彩,只要有一些科学知识上的错误,就要攻击一番。其实软、硬科幻,本身就是不同的风格,各有所长,没理由分出个高低贵贱。硬科幻自然是值得尊敬的,但是不可避免的受众会比较小。

    打个比方,这次的《星际穿越》,对于科幻迷来说,可能看得非常爽。 超越了时间与空间,以及我们对类型电影的认知。既有坚硬的科学外壳,更有柔软的情感内核,是一部让人在无限叹服中带着无尽感动的史诗级硬科幻巨作。毫不夸张地说,不论是理论的严密性、想象力的深度与广度,还是对人类的思考与预见、对人性的剖析与关怀,大导演诺兰的这部《星际穿越》都足以把我们这些人写的所谓“科幻小说”碾压到粉碎。但是呢,它又明显的过于专业化、娱乐性不足,并不讨好普通观众。从网上的网友评论来看,也有很多人抱怨《星际穿越》看不懂,或是说前半部分铺垫太长、情节性不够强,实际上就是说,普通大众还是更喜欢通俗易懂的软科幻作品。

    再比如刘慈欣的神作《三体》,科幻届里是无人不知,但是科幻届外呢?看过的也不是太多。所以说,科幻不是注定就是小众的,美国大片的票房就是例子。我们要在中国推广科幻,这时候前期不妨把注意力多投向一些情节性、趣味性比较强的软科幻小说。

    软硬科幻的争论,如果再放大点,可以说是严肃文学和通俗小说的一种分歧。科幻小说,首先得是小说,而且是类型小说的一种。类型小说本身就是通俗的,就是追求商业性的,就是以娱乐为主要目的的。作为类型小说,不去追求大众市场,难道还要往纯文学(严肃文学)里靠?我讲实话,你就是写得再硬,主流文学界那些所谓精英文人们都不会带你玩的(也可能写得太硬了他们反而更看不懂)。所以了,很多人一面叫嚷着要为科幻争取市场,一面却又做着违背市场规律的事情或者说从思想上就没有一些现代出版市场的常识和理念,这实际上是目标与行为的严重脱节与背离。

    关于严肃文学与通俗文学,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高低之分,也是各有所需的。你可以喜欢严肃文学的纯正性,当然也可以喜欢通俗文学的娱乐性。但是有一点,市场化作家至少是靠版税生存的,而作协里有一部分所谓纯文学作家呢,自己倒是不会写,就会拿着工资对其他人的作品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用郑渊洁的话说,不是作家,而是作假。类型小说重视娱乐性,难免会冲淡娱乐性。但是既然是类型小说,我们也不应强求它去表达的多么深刻,只要不要为了刻意迎合市场而鼓吹一些不健康的思想,就像习主席说的,做市场的奴隶,这个肯定的要坚持抵制的。类型小说在给人精神上满足的同时,哪怕只是表达“叫人做一个好人”这么一个简单但充满正能量的思想,不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最后,我再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即将出版的一部都市情感类科幻小说《脑控手机》。我们知道现在的手机市场是风起云涌,苹果、三星在高端市场上争得你死我活,国产手机也是异军突起,但是从近几年看,各大厂商对手机的更新主要是一些硬件的基本更新,总体来看没有一些根本性的突破。

    我下面解释一下我说的这种根本突破。智能手机相较于功能机,是一种根本突破,第一代iphone相较于之前的智能手机,也是一种根本突破,以siri为代表的语音助手也算是,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发展得特别成熟。那么我就想,未来的智能手机会有哪些根本性的突破呢?我想可能会有全息投影、柔性材料以及液体金属的电池等等,我在这本书里面着重介绍的是脑控技术,就是说以后你很多时候不必再用手去触摸手机,也不用张口说话,只需要在头脑中想出你的指令,通过脑电波的传输与接收,手机就可以执行你的任务。

    当然如果就这么写,可能就成了科普读物,所以在《脑控手机》里,上面说的都是一个整体背景,我主打的是它的情节性,是里面的故事情节。如果只是用脑电波控制手机,这应该是一种技术突破,可是如果反过来,有人利用手机控制你的大脑呢?这一定会发生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闻所未闻的故事。这个时候我们就该思考一下科技被某些人利用后产生的负面作用了。我就是围绕这个内容,叙述了发生在几个主角身上的一系列不可思议的爱恨情仇、分离聚合的故事。

    和《蚊子的爱情》童话集的定位不同,《脑控手机》主要针对的青少年,是高中生、大学生及以上的群体。在语言和叙事等方面,就我自己而言,是目前为止比较成熟的,也会有许多突破,如果读者一直有种想看下去的冲动,我觉得就成功了。但是如果从纯科幻的角度来说,它可能科幻的意味不是特别的强,正因为如此,我也希望不管喜欢不喜欢科幻的,只要是喜欢读好看的小说的,都可以来看一看。

    这部作品本月底或下月初上市,由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知名书法家谢道佑老师题写书名,著名文学奖、评论家、鲁迅文学奖得主谭旭东老师作序,著名科幻作家、中国首位迪士尼签约作家杨鹏、青年作家、编剧莫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奇、国际级的魔术大师粘立人粘老师,以及90后才情原创歌手Ven陈斌等倾情推荐。

    更多精彩讲座尽在国文社文化交流中心群,想加入国文社?请加国文社新人接待群:117134932.群内会有专业人员负责接待,跟好你的专属接待员,一起加入国文社吧!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