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文社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加入国文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国文社官方网站 首页 文艺访谈 查看内容

国文社7月“部门之星系列采访”(诗歌部)

2013-10-20 00:14| 发布者: 凌云| 查看: 5052| 评论: 0

摘要: 国文社7月“部门之星系列采访” ——诗歌部部门之星诗疯、诗歌部进步之星路以北 采访人物:诗歌部7月部门之星诗疯、诗歌部7月进步之星路以北 采访地点:国文社文化交流群 采访时间:10月19日晚九点 ...

国文社7月“部门之星系列采访”

          ——诗歌部部门之星诗疯、诗歌部进步之星路以北

 

采访人物:诗歌部7月部门之星诗疯、诗歌部7月进步之星路以北

采访地点:国文社文化交流群

采访时间:1019日晚九点二十

采访记者:陌寒轩

采访人物介绍:

 

疯子,原名黄杰坤。1987年生于广东沿海一个小镇的穷苦家庭,2003年开始诗歌创作,2012年与梦悠然等文学爱好者成立国文社。梦想成为伟大的诗人,将是疯子走在文学道路上的最终目标。在诗歌创作方面,提倡诗歌的凄美写作,即是“句句言情,字字含恨,哀伤中带着浪漫,爱在凄与美之间徘徊”。

 

龚乾军,笔名:路以北,1993514生,贵州铜仁人,国文社诗歌部成员,曾在《铜仁日报》、《中国网络诗歌大典 2013年卷》、《尚墨.意林》合刊、《星星之火》文学社、《若初》诗刊、《远航》等刊物和文学社社报社刊上发表过个人诗歌散文作品,现任铜仁市民族中学易秋文学社编辑部部长。

 

 

采访内容:

 

【采访】陌寒轩:

倾听花开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期待心与心的交流,这里是国文社主办的部门之星访谈。这一期的部门之星访谈,我们很荣幸邀请到我们国文社这一期的诗歌部部门之星疯子和进步之星路以北。疯子、路以北,你们好,我是国文社记者陌寒轩,很高兴你来部门之星访谈做客,现在就开始我们的采访吧。

 

【采访】陌寒轩:

首先让我们大家恭喜我们的疯子、路以北脱颖而出,分别获得了我们国文社诗歌部部门之星和进步之星。先让我们了解一下疯子吧,都说疯子的世界无人能懂,其实疯子的文采还是很不错的,那么疯子是怎么爱上写诗的呢?又是怎么与梦悠然一起创办国文社的呢?

 

【诗歌】诗疯:

我是初二读了课本上郭沫若天上的街市,才喜欢上诗歌的。

 

【采访】陌寒轩:

都说积土成山,积水成渊,对于荣获我们诗歌部的进步之星的路以北来说,用“一步一个脚印,坦然向着文学道路上迈进”来形容,是非常合适的。那么路以北,能跟我们谈谈在文学道路上一路走来的历程吗?又是什么让你迷恋上文字的?

 

【诗歌】路以北:

“一步一个脚印,我非常喜欢这句话。从我开始接触现代诗到真正开始拿起笔尝试写诗,这中间差不多有一年左右。看了很多诗以后我就开始想着尝试自己写。

 

【采访】陌寒轩:

疯子、路以北,你们在进行文学创作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呢?又是怎么克服的呢?能跟我们大家分享一下这背后的故事吗?

 

【诗歌】诗疯:

在创作过程中,我也曾经很多次想要放弃。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总在将放弃的边缘又稀里糊涂的走回来了。这条路真的走来不易啊!它与现实生活太矛盾了。

 

【诗歌】路以北:

我作文本身很好,初中时在学校的作文比赛中拿了很多奖,那时候我几乎是写散文,因为我议论文写不好,那时候语文老师很喜欢我。当我第一次把我写的十几首诗给我语文老师看时,他说我不适合写诗,他建议我坚持写散文。这对我也许是打击,但也正是老师的话反而激励了我继续写诗。

 

【采访】陌寒轩:

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的写作风格,或委婉或豪迈,或沉郁或清新。那么对于疯子和路以北来说,自己的写作风格主要着重哪些呢?有没有给自己定位一个写作方向呢?

 

【诗歌】诗疯:

在诗歌创作上,我是倡导凄美写作的,并朝这个方向去发展。

 

【采访】陌寒轩:

那路以北呢?

 

【诗歌】路以北:

我写没有定向,都是有感而发,有时候在路上看见什么突然有灵感了,我就会掏出手机来写在手机上,然后回家整理。如果要给自己定向那会是诗人北岛,一样注重哲理。

 

【采访】陌寒轩:

各有千秋!值得赞赏!

我们都知道,随着社会的发展变迁和人们的追求越来越多样化,或许人们已经遗漏了诗歌,已经有很少人去读诗了,那么对于疯子和路以北来说,以后会继续坚持写下去吗?对以后的期许又是什么呢?

 

【诗歌】诗疯:

会的。因为之前那么多次想放弃,都没有放弃,现在就更不会放弃了。

 

【诗歌】路以北:

我有句诗是这样写的:“我对死亡不感兴趣,对诗感兴趣。”

 

【采访】陌寒轩:

牛! 

能说说对以后的期许吗?

 

【诗歌】路以北:

写诗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如果不写生活会很空洞。所以我会一直写下去。

 

【诗歌】路以北:

关于诗歌关于未来我对自己有信心。

 

【采访】陌寒轩:

有信心很好,这是走向成功的必要因素。

 

【诗歌】路以北:

因为我相信好的诗歌一定会永远传下去。

 

【诗歌】诗疯:

对于诗歌的未来,我是打算交给我的孩子去发展。

 

【采访】陌寒轩:

交给孩子?疯子,你也太逗了吧。

 

【诗歌】诗疯:

我相信我会成为伟大的诗人,而我的孩子会是更伟大的诗人。

 

【国文】梦悠然:

 疯子这是打算子承父业呢,做个诗人世家出来呢。

 

【采访】陌寒轩:

我相信你!好了好了,言归正传。

最近不仅让大家感到困惑,诗,作为中国的渊源文体,有着几千年的文化历史,但是在中国第一大考“高考”,作文中却老看到“文体不限(诗歌除外)”的字眼,严重限制了诗人们的发挥,面对诗歌不受到重视,疯子、路以北你们的看法是什么?

 

【诗歌】诗疯:

这是中国教育的偏见,我无话可说。

 

【采访】陌寒轩:

那路以北怎么看呢?

 

【诗歌】路以北:

我个人觉得这不是教育问题也不是教育偏见,是语文老师的问题。

 

【采访】陌寒轩:

哦?你这个看法很特殊啊。

 

【诗歌】路以北:

试问当下的语文老师有多少能经常看诗、写诗,懂诗。

 

【采访】陌寒轩:

尊重你的看法。

 

【诗歌】路以北:

他们不懂,所以学生写出来他们自然无法给分。

 

【采访】陌寒轩:

我很想知道疯子当初同梦悠然一起发展国文社的时候遇到过怎样的挫折呢?路以北又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和初衷加入国文社的呢?是国文社的什么吸引了你的眼球呢?你们两个对于国文社6月份出版的文川杂志有着什么样的看法呢?或者是有什么样的建议,跟我们大家说说吧。

 

【诗歌】路以北:

我还没有拿到过《文川》,我们这边书店没有。

 

【采访】陌寒轩:

哈哈,回头让悠然大哥送你一本。

 

【诗歌】诗疯:

最要命的就是社长离社出走。

 

【采访】陌寒轩:

离社出走?什么时候的事?

 

【诗歌】诗疯:

 不能说。

 

【记者】凌云:

这个是敏感话题吗?

 

【诗歌】诗疯:

得社长自己来说。

 

【记者】凌云:

看来我们还得搞个社长专访。

 

【采访】陌寒轩:

悠然大哥,出来讲两句。这么大的事,你得说说你的感受。

 

【国文】梦悠然:

 今晚的猪脚可不是我哦,是疯子跟以北啦。都要好好加油哦。

 

【诗歌】诗疯:

我那个时候亚历山大啊!

 

【诗歌】路以北:

是朋友介绍我加入的,我认识了我的前部长孙璐康,她给了我很多鼓励和帮助。

我加入初衷是想在里面和大家一起交流学习,也是为了认识更多诗歌爱好者。

 

【采访】陌寒轩:

交流是好事,学习是大事。

 

【诗歌】路以北:

对!学习是个严肃的话题。

 

【国文】梦悠然:

诗歌会越来越好的,是震撼灵魂的力量。

 

【诗歌】路以北:

写诗是自己和自己说话,自己和灵魂说话、和大自然的万事万物说话。

写诗出自本能,被称为诗人是一次偶遇。我很喜欢这句话,这是舒婷说的。

 

【采访】陌寒轩:

好的,下面就是进入我们自由聊天的环节,大家一起来畅谈。

 

【诗歌】伊人颜:

送给疯子和北北,祝你们更上一层楼。

 

【记者】凌云:

好的,由我先来发问。

我先问问路以北,你现在是高三,你是怎么平衡高三繁忙的学业以及高考和诗歌爱好之间的矛盾的?

 

【诗歌】路以北:

这之间没有任何矛盾。

 

【记者】凌云:

那你在高三还会抽出一些时间来写诗吗?

 

【诗歌】路以北:

我不在课堂上写诗,上课时不去想它。

 

【采访】陌寒轩:

我希望,你能在学习中找到兴趣爱好,在爱好中,去领略学习。

 

【诗歌】路以北:

如果你加了我QQ的话你会发现我几乎每天写。

 

【采访】陌寒轩:

毕竟学业很重要,特别是我们中国社会体制,学历和能力缺一不可。

 

【记者】凌云:

其实写诗也是一种放松和调剂,如果能平衡好,那自然是最好。

 

【诗歌】路以北:

写诗是学习之余的一种自我放松方式。贾平凹说过:写作的快乐大于痛苦。写作其实也不是一件完全快乐或者痛苦的事,在写作中你永远不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国文社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和学习的平台。

 

【记者】凌云:

OK.

 

【采访】陌寒轩: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就赶紧提问哦。

 

【诗歌】熊志华:

我想问的是,《影子》是以什么形式来写呢?

 

【诗歌】伊人颜:

这个需要我来回答了。《影子》从字面意思来看,就是由光线的投射产生的,而你进一步的演绎这个主题,可以得出很多的角度不同的结论。

 

【诗歌】路以北:

《影子》是我出的题目。

 

【诗歌】伊人颜:

比如,光线切入角度不同,可以投射的角度是不同的,这是我的理解。

 

【诗歌】熊志华:

这样啊。

 

【诗歌】熊志华:

现在呢,我在写《影子》,不知道以什么思路和角度来写。

路以北,可以帮我讲下吗?谢谢。

 

【诗歌】路以北:

我发我写的《影子》来你们看看行吗?

 

【诗歌】熊志华:

可以。

 

【诗歌】路以北:

《影子》

 

整日跟随我的影子

它活了,站在风中

身子歪歪斜斜

呼吸急急促促

它从树梢上走下来

走向我

我无处闪躲、隐藏

任它穿过我的身体

没日没夜地寻找

我上辈子欠它的那一次光明

 

跟我一起长大的影子

它活了,站在十字路口

身体越来越瘦

双手越变越长

拥挤的人群

从它头颅上踩过

它把外衣脱掉

任愤怒的凶手

举起雪亮的刺刀

刺穿心脏

 

诗、路以北

 

【诗歌】熊志华:

路以北,你的《影子》太棒了。

 

【诗歌】路以北:

谢谢。

我写了两首。

 

【诗歌】熊志华:

可以看看第二首吗?

 

【诗歌】路以北:

好的。

 

【诗歌】熊志华:

谢谢。

 

【诗歌】路以北:

《消失的影子》

 

坐在一阵倾斜的风里

对着炙热的空气说起话来

阳光缩短的影子

被一侧的树荫掩埋

在树根涉水的土地里

我和我的影子相依为命

但又各自为政

 

坐在一阵倾斜的风里

看喧嚣的大街上,人来人往

流过血的路口

不断有人走向荒凉

走向变色的水面

在大河变成小河的地方

变成鱼的影子

然后,在一阵急促的呼吸声里

消失不见

 

诗、路以北

2013.8.1

 

【采访】陌寒轩: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谢谢疯子、路以北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参加我们这一期的部门之星系列采访。我们下期采访再会。

 

2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